本文来自合作媒体:界面新闻(ID:wowjiemian),作者:柯晓斌 徐诗琪,编辑:文姝琪。猎云网经授权发布。

靴子落地,从千播大战出厮杀出来的两个玩家虎牙斗鱼的合并局有了具体细节。

腾讯投资风格转变的一大原因,是腾讯在游戏和广告之外的业务缺乏增长动力。一方面,腾讯最具变现潜力的微信仍然对商业化保持克制,也未培育出新的C端爆品;另一方面,To B业务成本极重,且投入周期长,短期内难以看到收效。而与此同时,腾讯的投资收益却有明显增长。

从斗鱼、虎牙上市后所披露的数据来看,斗鱼、虎牙的付费用户增速从2019年第二季度就开始持续下滑,几乎同时,它们的净营收增长速度也出现下滑。

另外一个维度是,游戏业务对腾讯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腾讯二季度财报显示,其网络游戏收入增长40%至382.88亿元,增速达到近三年来的新高。从收入结构来看,第二季度腾讯增值服务(含游戏)收入占比达33.32%,仍是贡献收入的最大功臣。

有腾讯的《王者荣耀》、《和平精英》等版权资源撑腰,加上自身天然的流量优势,快手几乎轻松地追赶上了大有后来具上之势。2019年底,快手公布其游戏直播日活超过5100万,这个数字超过斗鱼、虎牙之和;今年,快手再次高调宣布,截至2020年5月底,其游戏直播的月活用户已超2.2亿,同样超过前二者。

对游戏分发机制已经驾轻就熟的字节跳动而言,正在尝试通过对“流量分发+自研游戏”的双轨道建立起完善的游戏生态,从而去击穿腾讯的围堵。“一旦字节跳动研发出一款爆款游戏,将对腾讯将带来很大的冲击。”一位游戏厂商负责人对界面新闻表示。

作为游戏的宣发平台,腾讯在这场战争中一直扮演着“关键先生”的角色。为了狙击网易,2016年,腾讯以4亿元领投斗鱼B轮6.7元人民币融资,斗鱼率先加入腾讯阵营,近一年之后,虎牙才从其母公司拿到A轮融资。

从双方上市之后披露的数据来看,虎牙在营收与利润方面一直优于斗鱼,但斗鱼的日活与付费用户则高于虎牙。直至最新的二季报,虎牙才在月活用户方面实现了反超,但在付费用户方面,虎牙距离对手仍有不小差距,比斗鱼少140万人。

腾讯出手极为密集。去年9月,腾讯并表芬兰手游公司Supercell;今年4月,腾讯成为虎牙最大股东,为合并扫清障碍;紧接着,腾讯宣布全面接管阅文集团,并更换最高管理层;不久前,腾讯将搜狗纳入氅下,后者成为其间接全资子公司。

拿到腾讯投资后,位居老二的虎牙,开启了“逆袭”之路。“虎牙前身为上市公司欢聚时代(YY)的游戏直播频道,而YY对电竞比较熟悉,对上市体系也相对熟悉。”上述高管称,虎牙并不是斗鱼的第一个对手,但却是最为难缠的对手。

尽管金融支持力度持续加大,不少企业对改善融资环境仍有更多期盼。“除了自身‘强身健体’外,建立良好有序的金融保障机制,推动金融机构对实体经济持之以恒的支持,也是企业尤其是中小微企业生存壮大的重要因素。”江苏一品御工实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徐明辉深有感触地说。他的企业前不久才在当地银保监局协调下,解决了银行抽贷的问题,化解了危机。

一位投资人表示,从这个信息来看,联席CEO可能只是过渡。合并,交接,再创业,可能是二者共同的结局。

一位投资人表示,游戏直播平台的营收模式比较单一,主要来自于打赏,付费用户增长持续下降则意味着其营收已遭遇天花板。

而快手则是从2019年下半年开始发力,一边频繁直播英雄联盟总决赛等职业赛事,一边给游戏创作者流量扶持。

据不完全统计,2016年,各类直播平台已超过300家,游戏直播各平台高价互挖主播成为常态。斗鱼曾一个月从虎牙连挖6位主播,总费用超过6000万,而虎牙则报复性地挖走其Pis、周宝龙等知名游戏主播,并联合其他平台一同挖走斗鱼多个头部主播。

昨日晚间,斗鱼、虎牙双双发布公告:斗鱼虎牙双方将按照1股斗鱼ADS换0.73股虎牙ADS的比例进行合并,与虎牙相对等的1:1市值水平兑换新股,斗鱼现有股东和虎牙现有股东将在合并后公司中各占50%的经济权益。同时,虎牙将通过以股换股合并收购斗鱼所有已发行股份,包括由美国存托凭证(ADS)所代表的普通股。这意味着,登陆纳斯达克15个月之后斗鱼将退市。

银保监会政策研究局一级巡视员叶燕斐表示,要督促银行机构进一步加强负债端成本管理,推动银行负债端成本下降,引导贷款利率下降让利实体经济。要推进银行机构积极利用互联网、大数据等技术手段,提高贷款审批和发放效率,减少人工管理成本,进而降低企业融资成本。

和斗鱼、虎牙一样,随着短视频的兴起,快手、B站也在逐步发力游戏直播,成为游戏的重要联运平台。

2014年,在亚马逊斥资9.7亿美元收购了游戏直播平台twitch后,游戏直播在国内成为风口。随后,熊猫、龙珠、战旗等一大批直播平台应运而生。斗鱼TV的前身是A站“生放送”直播,与之相似,虎牙的前身来自YY游戏直播,在2014年底剥离并独立运作。

但这种局面被一笔投资所打破。

这种颇具巧合的宣布方式,大有争锋相对的意味,但事实上,这是一笔双方都“心知肚明”的投资。

近期,央行对全国300多个地市进行的信贷需求调查显示,企业资金需求比较旺盛,提款率比去年同期提高了5.1个百分点。

完善机制 满足不断回升的融资需求

“我们引导银行机构用足政策,降低贷款利率,同时加大对涉企融资收费监管力度。今年2月1日至6月3日,辖区银行机构共对19419户企业贷款业务减免利息5.49亿元。”山东银保监局有关负责人表示。

合理让利 银行与企业同舟共济

尽管腾讯已经在虎牙和斗鱼合并的新公司中占有绝对控制权,但合并之后,资源如何分配,谁来主导运营合并后的公司,谁会是那个被腾讯选中的“人”,依然未可知。至少,从目前释放出来的信息来看,虎牙和斗鱼,都前途未卜。

如今,虎牙斗鱼合并,亦是腾讯的意志。短短一年时间里,腾讯已经牢牢握住了几个行业巨头的控制权。

“中国金融业经过多年发展,体系完备,实力增强,有责任也有能力合理让利,与实体经济共克时艰。同时要完善金融系统向实体经济让利的支持配套政策,增强让利行为的可持续性。”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特聘研究员董希淼说。

“我们不知道(具体伤情),我们必须在明天或者之后一天对他进行扫描检查,”谈到托马斯-帕特伊的伤情,阿尔特塔说,“在七八分钟之后,他立刻有感觉了。”

真金白银 “贷”动企业发展活力

“整体上来看,上半年金融总量是充足的,服务实体经济的效率较高,有效支持了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央行调查统计司司长阮健弘表示。

拿到腾讯投资仅仅两个月后, 虎牙率先登陆纽交所,成为游戏直播第一股。

今年,B站在游戏直播押下了重注,以5000万的签约费挖来了前“斗鱼一姐”冯提莫,还斥资8亿拍得英雄联盟(LOL)全球总决赛(S赛)中国地区三年独家直播版权。B站CEO陈睿曾公开表示,B站的直播业务始终保持着100%左右的增长。

从虎牙和斗鱼财报来看,从去年开始,其付费用户和净营收增长速度均呈现下降趋势,这意味着,其赖以生存的打赏已遭遇了天花板。另外一个维度是,拥有巨大流量池的字节跳动,正在切入腾讯的游戏腹地。

但因为受游戏版权的牵制,字节跳动不满足于流量分发,也开始更为直接地发起对腾讯地挑战——自研游戏。而其自研的休闲游戏已经小有成绩——2019全年,有13款字节系休闲游戏登上了iOS游戏免费榜TOP10。

不仅是重大项目,不少受疫情影响遇到困难的中小企业也获得了资金“及时雨”。吴利军经营的浙江亿胜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以来一直靠自有资金运营。但疫情影响之下,企业多笔货款回款困难,流动资金严重短缺,眼看客户订单无法完成。

这些意味着,我国信贷结构中中长期贷款、信用贷款占比较低的现象正在改变;长期以来,我国融资体系中直接融资与间接融资比例失衡的结构问题逐渐在扭转。

今年以来,经济下行压力叠加新冠肺炎疫情冲击,实体经济发展面临较大困难。国务院常务会议明确,推动金融系统全年向各类企业合理让利1.5万亿元。

斗鱼和虎牙,这两个从千播大战中厮杀出来的玩家,缠斗至今。

历经诸多挫折后,原本领先虎牙一个身位的斗鱼,直到2019年7月才登陆纳斯达克。

界面新闻曾报道,疫情期间猛增的游戏收入与其占比的提升正在将腾讯带回游戏时代。在今年一、二季度中,腾讯网络游戏收入占比再次回到了30%以上,手机+PC游戏(含单机)收入占比更是超过40%。

“2017年6月,斗鱼高层听到虎牙要准备上市时,都不太相信。”一位斗鱼离职中层此前在接受界面新闻采访时表示,斗鱼原本计划按照自己的节奏,继续做产品,做大估值。但到了2017年年底,确认了虎牙上市的消息后,斗鱼才开始着手准备上市计划。斗鱼原计划在香港上市,并且也找了相关的公司来负责上市事宜,而后也因此原因中断了。“他们开始有点急了。”

根据公告,腾讯控股的全资子公司Linen Investment Limited将向陈、董二人购买其拥有的斗鱼和虎牙的普通股。交割完成后,预计腾讯持有合并后公司的投票权将为67.5%,而陈、董二人在各自公司所占股权将被进一步稀释,直至2%-3%左右。

通过收购各方股份,腾讯成为合并后公司的第一大股东,将拥有60%以上投票权。

但尽管如此,拥有庞大流量池、在低线城市有高渗透率的今日头条、抖音早已成为各大游戏厂商的投放重点。根据App Growing此前发布的数据(2019年2月),各热门流量平台投放手游数量中,有47.1%的手游在进行广告投放时选择了头条系产品。《财经》报道称,抖音的收入有50%左右来源于游戏广告。

金融是实体经济的血脉。稳企业保就业,稳住经济基本盘,金融支持是重要一环。今年上半年,我国新增人民币贷款12.09万亿元,同比多增2.42万亿元,金融持续发力“护航”实体经济平稳健康发展。

据《财经》报道,2020年字节跳动游戏代理的品类包括:2个《航海王》手游、1个MOBA(多人在线战术竞技游戏)、1个SLG(策略类游戏)、1个街头篮球和几个MMO(大型多人在线游戏)。目前一些游戏已经浮出水面,包括《热血街篮》,及独代中手游的《航海王热血航线》。

对被投公司采取强势态度,这在腾讯的投资史上并不常见。一直以来,阿里和腾讯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投资风格,前者追求控股乃至并购,热衷于将控制权掌握在自己手里;而后者则强调“把半条命交给合作伙伴”,只拥有少数股权,与创始团队维持着一种微妙的平衡。

另外,腾讯也将购买斗鱼创始人陈少杰拥有的约370万股斗鱼普通股。依据今年4月,斗鱼发布的2019财年年报文件显示,陈少杰持有约468万股普通股。

对于阿森纳来说,托马斯-帕特伊已经是中场的重要一员,如果因伤失去他,将是一个不小的打击。

据昨日晚间的公告显示,腾讯将购买虎牙创始人董荣杰所拥有的197万股虎牙B类普通股,而据虎牙今年4月份发布的财报以及今年8月份欢聚时代发布的公告来看,腾讯已从董荣杰手中回购完其所持有的所有B类股。

2018年3月8日,斗鱼宣布获得新一轮6.3亿美金(约合40 亿人民币)融资,由腾讯独家投资。几个小时之后,虎牙也宣布刚刚完成4.6亿美元(约合29亿人民币)的B轮融资,同样是腾讯独家战略投资。

企业获得感的增强,背后是一系列为企业纾困解难的金融政策陆续出台:多次降准、增加再贷款再贴现专用额度、实施中小微企业贷款延期还本付息政策、出台普惠小微企业信用贷款支持计划……

财报中的数据可见一斑。2015到2016年间,最能够反映腾讯投资收益的科目“其他收益净额”占腾讯总营收的比例在2%左右,而在2017年之后,随着美团、拼多多、蔚来等多家腾讯投资公司上市,这一比例快速攀升,在2017年达到8.5%,此后两年也稳定在5%左右。

该公司在黄冈建有总投资202亿元的新能源智能汽车产业园,规划年产30万台新能源智能汽车。“农行的支持给我们注入一针强心剂,充足的现金流有助于公司降低疫情影响,加快推进5G智能新能源汽车项目。”许先中说。

一位长期观察腾讯的分析师认为,腾讯的这种强势并不稀奇。“过去一年里,腾讯在投资风格上表现强硬的基本都在其内容与社交两项核心业务上。游戏是内容领域的重中之重,也是腾讯的吸金利器,腾讯必须保持强势,才能夯实其在内容领域的护城河,保证它的绝对优势。”

国务院金融委办公室近期发布11条金融改革措施,涉及小微金融服务监管评价办法、中小银行深化改革和补充资本、政府性融资担保、创业板改革等方面。这些改革举措,将对在当前复杂形势下金融支持保市场主体、保就业起到积极推动作用。

“2017年年底,在同一个谈判桌上,腾讯和斗鱼、虎牙分别签署了投资协议。”斗鱼一名高管回忆,虎牙多少钱,斗鱼多少钱,双方都知根知底。“当时,斗鱼在PC和移动端两个端口的DAU总和是虎牙的1.6倍。”另一位斗鱼在职员工表示。

但休闲游戏显然不能让字节摆脱腾讯的掣肘,休闲游戏无法支撑游戏直播的内容需求和消耗,借助自研和独代大型游戏产出内容,才是具有可行性的操作方案。据《财经》报道,去年6月,字节跳动成立“绿洲计划”,开始自研重度游戏,目前这个团队已经有上千人规模,分布在深圳、上海、杭州、北京多个城市,主要成员主要来自于其所并购的公司、完美世界、网易等公司。

“当前形势下,金融支持实体经济既要有临时的政策安排,也要有长期的制度性改革,建立健全与企业融资需求相匹配的融资体系,多管齐下发挥金融‘供养输血’作用,护航实体经济平稳健康发展。”董希淼说。

被称为“游戏公司”的腾讯,尽管在其阵营中已经拥有快手、B战等拔尖选手,但也面临着来自于字节跳动的挑战。

多家接受界面新闻记者采访的游戏厂商均表示,在游戏分发上,字节跳动和腾讯系已在伯仲之间。

长期来看,游戏仍是腾讯未来营收增长最重要的一极。除了在全球范围内狂揽游戏版权,充盈弹药储备之外,腾讯也早已开始全游戏产业链布局。无论是上游的游戏版权,中游的MCN、电竞赛事还是下游的直播平台,腾讯均拥有行业的绝对统治力。

一些积极的变化正在发生:5月末,制造业中长期贷款同比增速创2011年2月以来新高,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中的信用贷款比重较上年末提升2.8个百分点;上半年,企业债净融资额接近去年全年水平,非金融企业的境内股票融资额几乎比去年翻一番。

上半年企业贷款增加较多,与实体企业资金需求增加密不可分。

焦虑万分的吴利军,接到了杭州银行的企业信贷需求排查访问电话。了解到企业困难后,杭州银行快速制定授信方案,一天之内就完成了100万元流动资金贷款审批和发放,解决了企业的燃眉之急。

根据合并协议,若合并完成,虎牙现任CEO董荣杰和斗鱼现任CEO陈少杰将成为合并后公司的联席CEO,陈少杰也将成为虎牙董事会第十名成员。合并预计于2021年上半年完成交割。

湖北星晖新能源智能汽车有限公司负责人许先中没想到,在一场支持企业复工复产信贷投放座谈会上,企业现场获得了农行5000万元贷款授信。

“重大项目是经济重振的‘牛鼻子’,能以点带面推动相关行业企业复苏。”农行湖北分行行长陈金焱表示,目前农行湖北分行已将全省1068个复工复产重点项目纳入项目库管理,完成授信630亿元。

“这样的贷款成本是近年来较低的,银行与政府合作减轻企业负担,帮助企业轻装上阵。”公司财务经理赵晓鹏表示。

在这种情况下,虽然在腾讯阵营中,已经手握快手、B站两个优等生,但对于腾讯而言,游戏是不能失去的重阵地。此时,去主导虎牙、斗鱼的合并,能减少不必要的因过度竞争而带来的资源消耗,从而收益最大化,更为关键的是,在短视频等内容板块上已被字节跳动超越的腾讯,面对这个凶猛的竞争对手,不得不在游戏上给予足够的重视,提前进行防御。

两个缠斗已久的玩家在资本的驱逐下,走上了谈判桌,从某种意义上,奔向同样的结局。

这两年,双方围绕着谁是游戏直播老大,不断戏谑往来,进行了诸多的公关口水战。但这都不重要了,今年8月,腾讯发出非约束性建议书,提议两家公司进行换股合并,传闻已久的合并局浮出水面。

在B站、快手、抖音加速游戏直播业务布局、并侵蚀游戏直播的广告市场份额之后,腾讯显然已感受到威胁。对腾讯而言,当下,将虎牙、斗鱼以及腾讯自有的直播平台企鹅电竞“三合一”,削减不必要的开支、加速优化资源配置,是最划算的买卖。

今年3月底,烟台万润药业有限公司从光大银行烟台分行获得了1000万元流动资金贷款,贷款利率5.655%,企业可享受到当地政府1%的科技型企业补贴、2.61%的知识产权融资补贴,最终实际承担的融资成本为2.045%。

而从去年下半年开始,腾讯似乎已经有向阿里看齐之势。